首页 >> 阴地堇菜

育林基金只收不返林农林企质疑用途花秆莲

文章来源:盛丰农业网  |  2022-08-16

育林基金只收不返林农林企质疑用途

□南方农村报记者 段凤桂 黄海洋 董玉 李丁丁

《森林法》的修改是目前商品林圈子最热门的话题。林企、林农、林业专家的关注焦点,主要集中在育林基金制度与限额采伐制度。育林基金用途不透明、商品林砍伐指标申请难,是有关人士共同反映的问题。

现行的《森林法》规定:育林基金的征收必须专项用于森林资源的培育、保护和管理,按照最高不超过林木产品销售收入10%计征;限额采伐是将一定时期内的森林采伐量限制在一定数量范围之内。自实施以来,这两项制度为我国森林资源的培育、保护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然而,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发展,这两项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林农和林企的积极性,也引发了林业专家的关注和担忧。

育林基金用途不透明 "在广西,育林基金是块肥肉!"广西梧州市林业局一工作人员指出,《森林法》规定育林基金按照最高不超过林木产品销售收入10%计征;有的地方如浙江和山东,育林基金仅征收1%,甚至不征收;而在广西,很多地方都是按照最高标准征收,征收上来的育林基金也不会再反哺林业,基本用于地方林业部门的行政支出,比如买车、盖楼。

"连我们这些林场负责人都不清楚育林基金的征收标准,可见有多混乱。"广西国营七坡林场副场长何春告诉记者,广西每个县的收费标准都不同,"理论上是木材销售收入的10%,实际上有些县每立方收70元,有些则是30元,也有收50元。"由于七坡林场在广西多个县都有商品林种植,因此混乱的标准除了让企业承担巨大的成本外,还让企业管理陷入混乱。

同样,育林基金征收标准不一的情况也发生在广东。紫金县林业局副局长杜荫辉告诉记者,目前紫金林业局收取育林基金有一定的优惠政策,远低于林木产品销售收入10%这一计征标准。"像桉树,我们林业局收取的全部费用加起来才25块一吨,但销售价格已经到550元左右一吨。另外,一立方杉树约需要缴纳45元的费用,但杉木目前的市价达800-1000元一立方。"而同属于河源市管辖的连平县,则按照按10%这一最高标准征收育林基金。

更让林农林企不满的是,育林基金用途不公开、不透明,很难实现专款专用。据梧州林业局一工作人员透露,广西育林基金的分配基本是省区级拿20%、地市10%、县级及以下70%.

广西理文林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汉民认为,育林基金没有用在林业发展上,反而用在行政支出,容易滋生腐败和权力勾结。"育林基金由行政部门管理,用到林业很有限。政府如何使用育林金根本不清楚,从未见过反哺林业的育林金。"梧州福莱斯林业总经理黄敏军如是说。

"目前育林基金只收不返,实际成了林业管理部门的一笔收入。"在中国林科院首席科学家白嘉雨看来,育林基金是合理存在,它的本意是为了保证林业的可持续发展。但按照规定,育林基金最终是要返还给林场经营者的。"商品林经营者税费负担重,收益不高,未来恐怕没有人愿意种树了。"这是白嘉雨最担心的。在他看来,目前国内对木材的需求量很大,很大一部分木材还要依赖进口,但未来如果没有人愿意种树,这是很可怕的。

厦门大学林权政策研究专家贺东航教授持类似的观点,他说:"育林基金可以收,但用途要公开透明,真正用于造林,不能成为一笔'糊涂账'."

砍伐指标申请往往很难 而提及砍伐指标,在广东清远市种植了1万亩商品林的叶姓林农略显无奈。他说,砍伐指标是在需要砍伐时才能申请,而且一定要完全缴纳育林费用后才有可能拿到砍伐指标。"砍伐指标是一年的期限,第二年又要重新申请,有时赶不上好行情。"要砍伐,还得交各种费。叶老板说,首先需要缴纳育林基金36元/立方、林业站检尺费15元/立方、检疫费1元/立方、设计费10元/立方,共62元/立方的费用,后续可能还要缴纳其他的杂费。

在清远种植了3000亩桉树林的潘姓林农称,发放砍伐指标前,林业部门会过来林场评估木材的重量,以此作为收取育林费用的依据,"评估的弹性很大,指标发放的弹性也比较大,一般有关系的人很快就能拿到砍伐指标,有些就不行。" "广西总体采伐指标充足,主要是申请程序复杂繁琐。"广西林业产业协会会长、广西林业厅原副厅长裴安道透露,商品林砍伐指标是由国家每5年制定和修改,从国家分配到省、市县、乡镇及种植户,要求周期内林木砍伐不能超过木材生长量。广西目前每年都有充足的砍伐指标,但制定砍伐指标时会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去做统计等工作。

何春认为,砍伐指标是由林业局调配设计队去调查设计,林业部门形成垄断,且设计时间长。"应该参照其他行业的做法,让更多有相关调查设计资质的人去做砍伐调查设计,提高砍伐指标的设计效率。"在华南农业大学教授莫晓勇看来,目前的商品林限额采伐制度有点不合理。他认为,公益林作为社会公益事业,应由政府主导,禁止或限额采伐。但商品林不应该限额采伐,应将其推向市场,"商品林应该以面积作为备案,赋予它商品的属性,让它流通".中国热带林业研究所研究员徐建民同样认为,商品林的采伐应赋予林企和林农更多的自主权,由他们根据市场的需求决定采伐的数量。

白嘉雨指出,砍伐指标本意是为了促进商品林砍伐工作合理进行,但目前砍伐指标的发放附加了太多条件。按规定,在林场主准备投资商品林前,就应该向当地林业局提交一份林场规划书,其中就包括砍伐计划。"事实上,林场规划书一直都有,只要林场老板遵守就可以了,砍伐指标完全不需要限定发放。"

淮北专科无痛人流医院排名

郑州看甲亢病该去哪家医院

东莞白癜风较好治疗医院

北京治疗玫瑰糠疹怎么样

肛瘘杭州哪个医院好